哑巴为解救自己终于找到了机会,自由了还带来了一个正直可爱的汉子,简直苦尽甘来!完美!
韩冲的确可爱又善良,一直随心走,勇爱勇恨,爱寡妇恨父亲,之后,照顾哑巴女一家,很贴心!
韩冲父亲虽年轻时犯错对家庭没有承担责任,但也是个正直的汉子,做人只求无愧于心!
真正讽刺的是胖子及被愚弄的村民。只为己利而活,乌合之众!

点开影片,第一个场景是黄土满眼的山沟沟里,看似缓慢实在暗涌不断的故事展开了。
        很喜欢哑巴,之所以没有叫她红霞的名字,是因为她没有声音却有沟通的表现成全了这段故事的美。我是流着泪看完这部电影的,在这个女人从始至终的故事里,她的恐惧,她的仇恨、她的无助、她的悲痛,通通在她的眼里讲述给了我,而我作为一个女人对此心疼不已。她的勇敢、她的单纯、她的抗争、她的善良,我又在她的微笑与手势里一览无余。我为她悲伤,更为她感动。
      我知道,这世上有如哑巴一样被困顿住的女子,也许没有她身世悲惨,也许比她更惨,但一个无力生存更无力抗争的生命,却没有因此熄灭掉心头的缥缈希翼,在灵与肉的矛盾中所体会的痛苦比同样经历却已陷麻木的人要多上何止千倍百倍。还好,上天终究是公平的,在黑暗中总还是会有希望,于哑巴来说她的希望是拐子的死,更是韩冲带来的阳光。我很喜欢导演这样的情节设计,在拐子死后,哑巴穿上了自己喜好的白衣服、红衣服,那么多次站在阳光里用素素纤手去迎接光的照耀,仿佛她这么长久以来梦魇般没有人性的生命里一下子也有了生命淳朴真实的味道。
        也喜欢她拿起脸盆跑去山顶实捶猛敲的发泄,最后乃至爆发出已陈年熄灭的呼喊。那一刻她成了她自己,一个有着饱满生命力的女子。她幼年被拐,可想而知拐子不会等她成年,所以此时的她定还是一个大女孩。她渴望改变并努力改变,终于她迎来了新日,她想欢呼呐喊,为一洗前尘的污秽,更为一片光明的未来。之所以说她努力的在改变,不止是她设计杀害了拐子,也包括她勇敢的向韩冲爹和韩冲表明对韩冲的心意,没有羞涩,没有扭捏,指指他指指我“我不要钱我要他”。
       我想韩冲是女人喜欢的样子,不羁又野性,但纯粹又真实,以至于他的糊涂、他的执拗也变得可爱无比。我在电影开头炮声响起的那一刻,就有过这或许是哑巴有意为之的猜测,那韩冲呢,别人没有见过红霞突如其来的恐惧与悲恸,别人没有见过红霞深陷回忆时的异常激动,别人也没亲眼见过那个丑恶男人斧下赢弱女子眼中那燃烧的恨……在他见过了那么多之后,他是否有过一丝丝的怀疑呢?或许有,或许没有,觉得他没有是因为他是个坦荡的汉子、真实的孩子,觉得他有是因为突然看到红霞拿着“人是我杀”的纸条站在案发现场毫无顾忌的迎向警察时,他一秒没有停顿就冲上去抢过纸条塞到嘴里硬咽下去,然后只是一遍一遍又一遍责怪又疼惜地问她“你要干嘛,你要干嘛,你要干嘛啊?……”这问里的嘶喊里有印证,也有一丝绝望,毕竟他的希望,便是他的牢狱之灾换来的日后与这红衣女子安稳平淡的小日子。在看过了她的脆弱之后,他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她,更何况是因为为他解脱罪责而主动揭穿自己杀人的真相,他不允许,他怎么允许?
       但,韩冲也许不知道的是,他是上天送给哑巴最好的礼物,让她体会作为一个人该有的尊重,让她得到作为一个女人该有的欢喜,让她知道自己是一个人。如果设计杀害拐子是哑巴的复仇,但真正给予哑巴解脱与救赎的却是韩冲义无反顾的爱。
       愿这世上女子,都有哑巴改变命运的勇敢和遇见韩冲的幸运,而没有如何如何的人生悲惨波折。

我爱你,为了这严冬里能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我爱你,愿意去承担一些只为让你能安心的活下去。
      我爱你,为了你皎洁的眼神和那惹人爱的体现。
       我爱你,不顾世俗冲破那冰冷的封建道德枷锁。
       你愿意背负所有的良心债,像大山里载物的驴一样不辞劳苦;我愿意为你,在静谧的大山里,呼喊一声,我爱你,我要照顾你一辈子,有了你,我什么都不怕。
       一个平凡的小山村,一种朴实下的道德畸形的文化环境下,
封建狭隘思想的余息还在这朴实偏僻的山村中尚存,一场看似无意实则有情的邂逅,逐渐的演绎出一段朴实无华的爱情。他们为了爱,而做出相互牺牲的举动,是一直神曲在深山里传诵。
       一枚野山楂果,是那么的酸,酸里面透着淡淡的甜。深夜里,我为你写的每个文字,都是哑巴妇女的眼泪在流淌。她不愿接受着无形无限的压迫,在这漫无边的生活中,他要一种自由,一种生命原始的自由。因为爱,对的,是因为爱,哑巴承担了原本可以是韩冲承担的罪行。当被警察带着的一霎那,韩冲是痛苦的,哑巴女孩是释然的。面对这冰冷的牢狱,哑巴无所畏惧,她相信爱可以让她重生。
        村长和村长儿子,是不值得分析,倒是韩冲的父亲为了一条生命主动将自己的血肉交给公义确实伟大之举,也许所有的人都不愿背负着良心债。
        爱情是凄美的,村庄是朴实的,人言是可畏的,思想是残酷的,生活是真实。也许只有到最后一刻所有的村民才都会为自己的冰冷,在分离的场景前留下忏悔的泪水。生活对韩冲和哑巴女子是残酷的,拐卖,残暴,压迫,挣扎直到最后的相惜,他们做了从无到有的改变。
       在文艺评论中,两位主人公用最深刻的感情细致的演绎着每一帧画面,审美的角度来看,大山是美的,原本朴实的村庄是美的,但是朴实下的村民未必呈现出应有的那种美,野果树是美的,但是结出的野果未必是甜的。作者透过事实去演绎着那种朴实无华真真切切的爱,爱是不能阻挡的,正如文艺复兴时期的莎士比亚的执着信念是无法摧毁的。
       哑巴女子,我等你回来,我每天都要向大山呼唤你的名字,直到你归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i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