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世界人心惶惶,在西藏山巅一座安静的寺庙内,一个小喇嘛正在与他的师傅讨论世界末日的传言。他问师傅如果那一日来临,如何面对?老喇嘛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往弟子的杯里倒奶茶,奶茶慢慢溢到茶盘。然后他缓缓说道:“像这杯子,你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和猜疑,如果要看到智慧之光,你必须要四大皆空。”小喇嘛一头雾水,老喇嘛从自己的僧袍下面翻出一把车钥匙扔给他,淡然一笑:“离合器不好用,老是挂不上档。”
影片中,东方智慧以其特有的淡然和沉静为我们面对生命的无常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接纳生命的限制,同时怀抱美好的希望。当颠倒地球两端的灾难来临,你渴望保护自己的爱人,却发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你希望能挽救他人的生命,却发现自己的呼吸也悬在旦夕;你认为自己无私宽容,却发现为了那张能登上方舟的绿卡也能不顾他人……这就是生命的限制。接受这一限制让我们不再以神的标准要求自己、别人甚至命运。为什么我一定要是受到眷顾的那一个?为什么世界要按照我们的预期运转?接受生命的限制,让我们免除不实妄想带来的绝望,重获人的自由。纵使渺小软弱又有谁能嘲笑每一次为了生存的奔跑与挣扎?
即使生命被重重限制包裹,人依然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对于自己的徒弟,老喇嘛递出了车钥匙,而当印度洋的巨浪越过喜马拉雅山席卷而来,他在山巅撞响了末日之钟。在生命迎向命运的刹那,他完整了自己的生命,死也成为了一种主动的选择。如果无常来自于庞大宇宙的不确定,那么既然一切都不能确定,谁能说每一次尝试注定会失败呢?既然一切都不能确定,谁又能说哪一种选择是更好的一个呢?参透无常让我们在平常心中更自由的选择而不是退缩畏避,而希望就诞生于这些主动的选择。面对翻天覆地的灾难更需要扭转乾坤的智慧,来喇嘛深知这智慧断难在盛满恐惧与无助的容器中找到,如同那斟满奶茶的杯子,不先倒空,智慧与勇气就无法进入。四大皆空也许并没有那么玄妙,不过是放下不实的期待,接纳生命的真相,放下贪婪的欲望,体会对生命的热忱与爱。如果可能的话,人可以改变世界;如果需要的话,人可以改变自己。
——我问他:“如果当2012世界末日真的来临,但我们俩不在同一个地方,怎么办呢?”一会儿短信响起:“真到了那时候,我会把你放在心里。”我背靠着班车舒服的座椅,闭上眼睛。这就是我想要的……

很久没去过电影院了,今天终于又纠集了一行人等去了一趟电影院,看了期待已久的《2012》。说是期待已久,严格地应该称之为念叨已久。早在世纪之交的时候,就有各种各样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或是流言满天,结果我们平安地渡过了99年,终于走到了09年,算下来,已经十年了呢。然后又有了关于2012的末日说,然后就开始天天念叨着这部电影。

 
Part One

         看《2012》,一直在想,如果下一刻就是世界的尽头,是所有生命的终结,我们该怎样面对结束,面对死亡?
 
      也许,死亡的因由是我们无法选择的。地震,海啸,火山喷发,这样的自然灾难带有太多的突发性,过早的预期会逐渐消磨掉人们的警惕性,突然的告知又会被当作天方夜谭,然后,灾难发生的那一刻,似乎什么都来不及,来不及向亲人告别,来不及选择死去的方式,来不及为死亡这一段旅程做出出发的准备。
 
      还好,《2012》里的灾难虽然来得那么紧迫,但还是为人们的离去方式留下了最后一线选择的时间。面对灾难,影片中的美国总统选择放弃登陆方舟,与他的国民一起走向死亡;意大利的总统也选择了留下,带领他的民众手持蜡烛,在一片祈祷声中步入灾难;年轻科学家的父亲选择了留在船上,陪伴好友,沉入大海;黄石公园里的疯狂预言者选择死在火山喷发的壮观绚丽中。此外,还有因为灾难而附加的死亡,富翁的飞机驾驶员选择待飞机上的人员全部撤退之后再离开,结果,他与飞机同时坠亡;富翁的情人,选择先把小女孩和她亲爱的狗狗推进安全的位置,虽然自身难逃;还有大富翁本人,一直以来的咄咄逼人、自私自利、精打细算,却用最后的奋身一跃成就了一个父亲的无私和伟大。
 
       以前,总是说,死亡,可重于泰山,亦可轻于鸿毛。可是,在大灾难面前的死亡,人命都渺小如草芥,轻贱如蝼蚁,面对着全世界的大毁灭,重于泰山也不过是场徒劳,也都会化为轻于鸿毛的渺茫。所以,既然都是死,与其充满恐惧、惊慌失措,莫如走的从容一些,像喜马拉雅山上的老喇嘛,静静的独面群山,在洪水铺天盖地袭来的那一刻撞响钟声,与天地同眠;像印度的年轻科学家,面对海啸的巨大水峰,虽然绝望,但一家人的同生共死,最后的时刻,心中当是充满爱与平静的吧。能够怀着爱、平静、宽恕面对死亡,死亡也就可以呈现出足够的优美和圣洁了。
 
      当然,《2012》的主题并不是死亡,就算其中渲染了大量的灾难和死亡,也只是为了烘托出人,烘托出人性和人道,烘托出人面对死亡时对生存的追求和不懈的努力。于是,全世界联合起来,制造了延续生命的方舟,虽然谁生谁死间的选择也充满了不公平和不人道;于是,小小的小说家带领着他的家人为着一线渺茫的希望开始了不可思议的冒险和奋斗,而且,他们居然成功了。这想告诉我们什么呢,只要心存希望,只要执着坚持,就有梦想成真的那一刻么?可是,如果世界都不复存在了,如果身边相亲相爱的人都不复存在,个人的生存下去,真的还那么重要么?
 
       其实,看完电影,我想说的是:“让毁灭来的更猛烈些吧。”如果真的走到世界末日,那么,最好让地球、让世界恢复的更彻底一些,然后,一切复归于最初的样子,生命由此再一点点的萌生、成长、繁盛,再死亡。也许,就是一场一场的轮回吧。生命是场徒劳,只要在有生之年,把握住那些绚烂的可以成为个人记忆的瞬间,珍惜与亲人朋友的每一次相聚和彼此相亲相惜的情感,那么,世界末日的那一刻,也当可以从容走向那一段未知的旅程了。

不止一次问过自己或是和别人谈论过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时候会做些什么。年轻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会鼓足勇气去做那些一直很想却没有勇气做的事情,比如表白呀,比如在一片混乱中找寻自己心爱的人呀,比如去一个自己向往已久的地方等待死亡呀之类的。长大以后,才发现一切原来都是小说而已。现在的我,除非已经看到火山向我袭来,否则我还得一如既往地上班,不会再轻易相信他人的预言。有时候甚至觉得,在不知不觉中死去,总比活在绝望中来得好。所以不止一次说,如果看到核弹从天而降,我一定迎着核弹奔过去,早解脱的人总是很幸福的,就像守在第四宫的迪斯,倒下之后,就不会因为第十二宫的费伊死去而觉得痛彻心肺。先解脱的其实才是幸福的。

这是世界的终点。是几千年前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

影片里,人们终于倾世界之财力造出了传说中的“诺亚方舟”,可谁能得到救赎又成为了一个留给我们去思考的问题。为方舟捐献出巨款的人的确是应该成为方舟的成员的,毕竟没有他们的财富,就没有这最后的避难所。可其他人呢?那些无知而无辜的其他人呢?谁又能决定他们的生死?影片里的男主角信誓旦旦地相信人类到了最后一刻是会如兄弟一般团结起来的。而看到那个最先发现地质活动异常的印度科学家在海啸中抱着妻子和儿子死去的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很难过。为别人谋取福利的人,最后却成为了牺牲者,很让我难过。

这是灾难的聚集。是万物于瞬间摧毁的大自然的报复。

所以很敬佩留在白宫不肯离去的美国总统,所以很敬佩最后一刻依然在梵蒂冈祈祷的教皇和红衣主教团,所以很敬佩在海上等待着死亡的黑人父亲,所以很敬佩在雪崩来临的时刻敲响寺庙钟鼓的老喇嘛。他们会不会恐惧?我想没有谁在看到迎面扑来的死亡的时候会丝毫不为所动,我很佩服他们有机会逃离却为了这样那样的理由留下来的淡定。这种勇气和看透一切的睿智,是我长久以来所追求的。就像在泰坦尼克沉默的时候相拥吻别的老夫妇,让人觉得莫名的感动。

这是无助的飞行。是永远找不到停落处的盲目的逃生。

有人会说这样放弃自己生命的人其实很傻很愚蠢,毕竟生命这样的东西,太弥足珍贵,失去了,就没有了;你怎么能保证你把这一线的生机留下给了别的人,这活着的人就比你获得伟大,更值得拥有这条生命。我无法反驳这样的理由。但我真的很敬佩这样的淡定。这是需要有怎样的大智慧和平静的内心,才能做出的决定。虽然我叫嚣着没有那样好的运气不想去IRH注册一个帐号以供成为登上方舟的幸运儿,但如果在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刻,给我一次登上方舟的机会,我想我还是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死亡不恐怖,对我来说,真正可怕的是,死后的未知和被人遗忘的孤独。

画面充斥着山崩地裂楼林坍塌火山爆发巨浪席卷的惨烈,让人觉得脚下所踏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如此不安,蓄势颠覆世界。在漆黑的夜里看着这部电影,有一种无处容身的无助和恐慌。自然疯狂地报复着人类,庞大无比的方舟承载着所有的人,在汪洋巨浪中行进竟也觉得渺小。

对孤独和未知的恐惧,是我人生最大的心魔。就像影片中的老喇嘛说的,因为我的心里充满了不安和恐惧,所以不能做到四大皆空,所以不能得到大智慧。皈依的时候师傅曾经告诉过我们,要舍得放下才能拿起更多。这个道理浅显易懂,可我做起来太困难,常常是贪心太过,结果什么也得不到。

像王羲之在《兰亭集序》中表达的生命情绪一样,面对死亡和灾难,本能是躲避和畏惧。当杰克森一家人飞行在上空时,俯视地面,整片大陆被火龙笼罩,随即而来的是巨浪蜂拥至岸,世界就在一片水深火热中走向末日,他们脸上的震惊和心中的恐惧早已超脱了语言可以表达的程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