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 《Lucy》7/10

諾蘭總是能人所不能,他人的電影說完故事還來不及,諾蘭卻能夠在一整部電影講述規則的情況下,把故事也說的淋漓盡致,《盜夢空間》就是其中翹楚。原以為諾蘭能做到的總會有極限,《星際啟示錄》卻證明我看錯了這個喜用膠片拍片的導演。這部電影裡充斥著物理空間學,其容量不亞於把霍金的一本《時間簡史》瀏覽一遍。但是這樣一部其中一半的科學內容百分之八十的觀眾未必能全看懂的電影卻能好評如潮,其中緣由並非只是簡單的不明覺厲。諾蘭並非想把科學理論與空間設想講的多麼通俗易懂,他想要的是深入探究。正如《盜夢空間》並非在進入他人夢中就心滿意足,諾蘭做到了多層夢境以及偷換意識。而這部《星際啟示錄》也不滿足於拯救人類,穿越星球。諾蘭想要的是無限的設想,無數科學家想像過的畫面與理論,他做為一個導演願意將它影像化。所以,你可以說這是部科幻電影,也可以說這是一次科學理論展示。

【翻轉日記,四十九】

《內在是無限創造的源頭》

一部史詩的科幻片,需要有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前瞻性,一個難以置信但可以嘗試理解的新哲學新視野,毀滅人類現有認知但依然給予人類在塵埃中涅槃的勇氣和希望。

相比諾蘭其他的電影,這部片開始節奏稍慢。不似其他未來科幻片,一開頭就用主角的旁白介紹這個世界。諾蘭以一個家庭看似平常的生活開始,但是一開始便展現了男主角的不同於無他人之處。可以隨意操控一架突如其來的無人機的人,又怎麼會是一個普通農夫。而在其後倒數於離開重疊交錯更是無縫隙的加速了全篇節奏。

第一周的試驗結束了。體驗如下:一,學生對於時間表沒有直觀概念,缺乏自行設置學習計劃和執行的經驗。二,有問題時無法準確表達,或者拖延表達等待教師提點,本人在教室裡如果選定講台為答疑區,前來提問者甚少,選擇座椅坐在教室角落或邊緣或中部都會有學生主動詢問,若是來回移動,被提問的機率就更大了。開句玩笑,我就像是迴轉壽司,任君選擇。三,學生對於共享文檔的理解還比較簡單,只當它作自身記錄工作的媒介,沒有創造性地使用它作為社交合作的信息索引。四,對於研究對象的涉獵容易走極端,要么過於關注與主題無關的內容,要么或許執拗於某一個材料的特點,缺乏在宏觀與微觀之間轉換的能力。不得已,做了一個微型講演幫助他們理解這一研究工作中的宏觀與微觀的關係。研究對象,即課文,內有眾多細節信息,而細節信息將架構一個認知結構幫助讀者建立類似於作者的經驗域。我們可以將這些細微的信息點看作拼圖遊戲的一塊碎片,專注碎片是無法呈現出最後拼圖的模樣的。而過於氾濫會導致我們自己在研讀文獻的時候無從下手,因此可以遵循拼圖的方法,循序漸進,由一個點推導出一個新的點,逐步建立點與點之間的邏輯關聯,最終形成較大面積的拼圖部件,最終呈現出完整拼圖作為學業展示。另一點需要注意的是,查詢的信息於原文本的信息存在關聯度的問題,可以理解為箭靶的圖樣,中心區是極度關聯,9-7環是中度關聯,6-3環是弱關聯,其它幾乎無關聯。我們在搜羅資料時需要檢索關聯度,最終取材應限定在7-10環,外圍弱關聯區域只作為閱讀材料豐富見聞即可,亦可作為日後談資,但無需花費過多時間鑽研,應將時間和主要精力投入推進計劃進度。總體上一周時間無法觀察到學生的明顯學業成就,不過綜合來看,學生們的意識和行為模式正在一點一滴發生改變。

問候!許多變化現在正在發生,更多的變化正在更廣闊的層面上到來。我們看到,你們覺醒的意識正在開始浮向表面並向外顯化。不要期待著變化會符合你們所持有的有關這些變化看起來一定要是什麼樣子的觀念,因為那隻是非常人類化的觀念,有許多人仍然在說教著並認為揚升只能以某種方式出現。

導演和編劇,很好完成了娛樂消遣的任務,但只能在觀眾頭腦表層進行光影刺激,而無法滲入到大腦內裡促成細胞深度融合。影片的點題是人類對世界萬像的理解,都是建立在自己架構的認知框架上,目前還無法接觸到真理,也就是1+1=2是為了人類認知的方便,而實際上1本身可以是無限大也可以是無限小。而人類的進化,或者按照我們現有邏輯來說,”終點”就是存在於不存在裡,亦即是”神化”。

一部好的電影可以清楚表達導演關注的事情,但是一部傳奇的電影卻能夠回答無數的道理帶來的疑問。諾蘭這部電影很清楚的回答了三個永恆疑問: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裡來?我們將要去哪裡?

我們想說說創造性。那種認為思維和頭腦是同一回事、頭腦是唯一的創造源泉這種觀念是許多人偏離正軌的地方。這只是自然的事情,因為這是你們被教授的內容——把思維/
頭腦看做是創造的源泉——並且,它確實是,但是,並不是像人類被引領著所相信的那樣。

因為邏輯太簡單,只要是科幻迷基本上能猜到進化的結果,所以只能用無數的暴力超能元素填充,同時為了表像化插入很多甚至於過多的絢麗場景。表面是一部燦爛奪目但沒有突破的科幻片,骨子裡是一部加入進化噱頭差強人意的黑幫片,但對於週末消遣感官刺激,還是值回票價的。

首先,我們是誰?諾蘭告訴我只不過是一種四次元動物,我們並非來自我們自稱為家的地球。因為終有一天地球會告訴我,我們需要離開。如片中說,黑洞不會平白無故出現。那些進化為五次元生物的人類,爬山一座上就是未來,走下一座山就是過去,片中雖然沒有給我們展現他們的樣子。但我們清楚知道,諾蘭認為,那些就是人類。也許,整個宇宙中,所謂的智慧生物都只是不同形式的’人類’,只是我們低估了自己而已。

思維是一個覺知的工具,它所意識到的事情依賴於某人的意識狀態。頭腦是使一切運轉的工具——
對無所不知(omniscience
)的物質感覺以及知識的儲藏庫。它所依賴的並以信息形式儲存的是普遍世界意識的內容(3D
觀念和信仰)。

然後,我們從哪裡來?從進化論到神造人,我們似乎如何也不確定我們的出身。所以我們像宇宙的孤兒一樣想要找到自己的根源,彷彿這樣才能懂得我們生存的意義。而我們的先祖也許就像是本劇安妮海瑟薇那樣,帶著DNA炸彈來到地球,把這裡當作新的家園。所以我們重新開始,但卻因為時間流逝忘記了最早的來源。

隨著頭腦通過你們不斷加深的進化而被教導更多的真相,它會開始使用那個信息而不是舊的信息。頭腦是一個忙碌的傢伙,當某事不是按照它的程序運行時會注意到,會通過疼痛或壓力的方式傳達給你。夢通常看起來是奇異的,這很簡單地是因為頭腦並沒有被編程去理解你們的某些夜間經歷,並簡單地基於它所有的信息來編造某些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