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是80后,没经历过那一段惨痛的历史。
好吧,我是从天涯一个火热的剧透帖子,从三联周刊对陆川的访问开始关注这个电影。
好吧,我承认,我看了剧透我就喘不过气,并且拒绝去看这个电影,怕自己泪腺发达。
最后,因为听说陆川和剧组要来现场,我毫不犹豫的去了。可是直到进电影院前2个小时,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把机会丢给别人。。。

其实很早就看了三联周刊对陆川的采访。上面说,只要观众走进影院,剩下的就交给电影了。但是还是一直很犹豫走进电影院,不想被媒体忽悠进去,然后特沉重的出来。
这个话题,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样,宁愿忘记也不愿面对。
我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痛哭流涕,虽然我的眼泪直在两处蹦出过,一处刘烨站起来缓缓走出去,然后一个个都起来,直到在尸坑里高喊中国不会亡;另一处就是结尾的照片,上面书写道,小豆子还活着……我想寓意很明显,中国民族即便在遭受到这样的屠杀,仍然会倔强地生存着,就像唐先生的女儿死了,但妻子怀了孕,小豆子九死一生仍然还活着。

电影公映前,陆川一直强调,这部反映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的电影和以往的同类电影以及历史记载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这部电影中,中国人有了抵抗。在电影的一张海报上,也写着:我们依然活着,因为我们一直在抵抗。陆川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的两期采访中,都叙述了很多他在搜集资料时所看到的当时中国人抵抗的故事。其中之一,就是有中国士兵藏在一辆废旧坦克里,一队日本士兵经过时,看到这是德国造的坦克,就没舍得炸,想将它留给后面的部队。结果他们刚一走过,坦克就开始向他们射击,直到子弹打完,日本人一怒之下用汽油弹将里面的中国士兵活活烧死在坦克里。陆川把这个情节放进了电影里,这本应该是很震撼的一段表现中国人抵抗的情节,然而,陆川在处理这段时,电影里只是突然冒出来一辆坦克,向日本人射击,之后坦克的事就没有交代了,如果不是之前看过三联的采访,恐怕我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个情节。我不是说非要看到日本人用汽油弹将中国士兵活活烧死的镜头,而是电影对坦克这段故事缺少交代,让原本应该很震撼的一段情节显得无关紧要,甚至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陆川一直在强调抵抗,但他的电影里有关抵抗的情节太少了,或者说表现的很不充分。我不认为中国人被俘后一茬一茬的被日本人带到江边枪毙是抵抗,也不认为日本兵闯进教堂,里面的中国难民举手投降是抵抗,更不觉得那些妓女主动报名去当慰安妇是抵抗。陆川也许真的想要以抵抗作为电影的基点,但他想表现的太多,想说的也太多,然而,电影的时长和他本身的叙事方法限制了他的这些表达,让人感觉,他什么都想说,却又都浅尝辄止,让这部电影显得缺少一个根(当然,如果角川算是这部电影的根的话)有点飘。我觉得,如果电影少表现一些中国女人被强奸的镜头,加入或着重刻画他在很多访谈里谈到的那些听起来就能人血涌上头的素材,这部电影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第637次发表 人民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 中共党史系学生
人大五百学子《南京南京》大论坛大调研
陈冠教授主持 二零零九年六月至九月

中国人和中国人的对抗,窒息。
闷。。。。黑白的镜头,一开始就是中国人与中国人的对抗,“司令都走了,凭什么不要我们走”,刘烨在里面确实鹤立鸡群了,和无数守城的人一起,坚毅,青筋突出。。。。

但是,有些人说陆川给中国人一个机会了解那场屠杀中的日本人。
可是角川一个人的感受,不能代表什么,顶多只能证明它不适合做一个战争中的士兵,或者他在这场战争中存在严重的心理问题。反倒那场日本人击鼓的祭奠让我找到一点日本人的人味儿。因为这场战争中,他们不是兽性到忘记这场战争中死亡的日本士兵,也没有轻易的因为自己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而忘记自己死去的同袍。那是积攒着自己民族那种对亡灵特殊的敬仰。

陆川导演您好:
 
兴旺娱乐网址,     我是您的一位影迷,看了您拍的电影《南京!南京!》后,我的感受和片名相映成趣,大屏幕上的声画不断带给我们“!”、“!”的震撼。
 
    影片一开场就是一段以刘烨为首的守城官兵与弃城逃亡官兵的肉搏战,让我如临其境。我很欣赏影片实录式的拍摄手法。黑白片影像不但没有减低视觉效果,反而这样更能呈现故事的真实性,专注思考影片所带出的信息而不是渲染血腥暴力场面,更加震撼观众的心灵。
 
    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表现日本军队屠杀和残暴南京市民的场景。尽管这段屈辱史对于国人来说已经非常熟悉,但陆川镜头下表现出来的残酷,相信还是会让观众受到新的震撼。镜头的表现尺度在内地影片中颇为少见。尤其是日军屠杀俘虏的一段戏,成千上万的战俘被扫射、活埋、烧死,看得一些女观众捂住眼睛。在废墟般的战场中,随处可见倒挂的头颅、被水冲刷浮出地面的尸体,无不挑战观众的视听极限。
 
 
一开场,尽管政府放弃了抵抗,但以刘烨为首的守城官兵仍以血肉之躯对抗日军,开场半小时,他就被日军俘虏而英勇就义。如果说刘烨的形象太过高大,发挥的空间较小,范伟扮演的拉贝先生的秘书,无论其人物形象的刻画还是表演,都受到大家一致称赞。
 
  看片前,很多人都担心,会不会一看到范伟出来就笑场。实际上这种顾虑是多余的。他扮演的唐先生一开始为了保全家人,用告密来换取了一张“良民证”,后来女儿被摔死小姨子被抓去当慰安妇,令他彻底醒悟。范伟把小市民的精髓和卑微的求生意志诠释得活灵活现,自然令人同情。
 
  电影里的一位十来岁的抗战男孩虽然戏份不多,却是电影里的一抹亮色。他最终在屠杀中逃生,结尾时灿烂的笑脸令人看到希望和温暖。
 
 
    提到这场大屠杀中的女性,可能大家想到都是柔弱的被凌辱的妇女。但在《南京!南京!》中,女性虽然难逃被蹂躏的命运,却跳脱了单一扁平的形象。在战争面前,高圆圆扮演的难民区管委会委员、秦岚扮演的范伟妻子、江一燕扮演的妓女,像是在比谁更“灰头土脸”。
 
  令人惊喜的是江一燕。她扮演风尘味十足的妓女,入难民营时仍烫发染指甲,想着“出去后还靠它赚钱”。目睹了日军对中国人的凌辱后,她逐渐意识到这场战争的残酷。当日军威胁难民营交出100名女性充当慰安妇时,她第一个站了出来,用自己换来大家的片刻安宁。江一燕将战争对人的改变表现得令人疼惜。
 
  
片中凌辱妇女的戏也非常写实。当出现的一车背部全裸的女尸时,观众中有人轻轻地“啊”了一声。
 
      日军士兵角川(中泉英雄饰)是贯穿全片的线索人物。被队友称为“读过书的人”的他,敏感、涉世未深。但战争让他变成了杀人机器。在被迫开枪打死女教师高圆圆后,角川把高圆圆用生命救出的两名中国幸存者送出了南京城,然后举枪自杀。角川这一角色未如传统中日战争题材中的日军士兵那样脸谱化,整个人物的性格比较立体。通过他的遭遇,陆川也让大家看到,在这场战争中,没有谁是真正的赢家。年轻的日本演员中泉英雄将这一角色诠释得可圈可点。
 
     《南京南京》在播出前做了许多宣传活动,通过媒体、报纸、及杂志的一些宣传,还与日本媒体做了交流。近三百日本观众集体观看《南京!南京!》。
 
  此次观影活动由上海的三个日本留学生社团联合组织,据活动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在网站上发布征集信息,采取自愿报名、自费观影的方式,共吸引到二百五十多名观众,这些观众中大约有一半是在上海上学的日本留学生,另外一半是在上海工作的日本人及家属。对于举办这次活动的初衷和目标,本身身为日本留学生的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历史的评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但是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两国人民能够有机会了解对方的教育经历,了解在这样的基础上形成的对历史的不同看法,从而为沟通打下基础。交流过程更重要
,观影走出第一步。很多场景和屠杀的场面都能找到真实的照片或其他影像资料与之对应,能看得出陆川和他的团队在史实方面所下的工夫,值得尊敬。大量使用日本演员是电影的一大突破,影片中呈现出来的“日本军人的气质、服装装束、言行举止都很真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